很多法國電影如果有談到貧富跟階級的差異,為了有別於其他的影評,我們來說說電影中法國社會的階級象徵。

首先我們還是先來介紹《逆轉人生 Intouchables》。

2011年的法國電影《逆轉人生 Intouchables》打敗《艾蜜莉的異想世界 Le Fabuleux Destin d’Amélie Poulain》,成為被最多外國人看過的法文電影。

這部電影,也讓這位演技自然又充滿感染力的黑人演員Omar Sy,拿下凱薩影展最佳男主角的頭銜。Omar Sy也在2016年拍了一部關於法國第一位黑人小丑表演者的電影《小丑的眼淚 Chocolat》

導演Olivier Nakache/Éric Toledano
男主1Omar Sy
男主2François Cluzet
上映2011
片長113分鐘
產地法國
又名閃亮人生/無法觸碰/The Intouchables
關鍵字劇情喜劇

《逆轉人生 Intouchables》電影簡介

這部根據真人真事改編的電影,描述富有的白人Philippe因為跳傘的意外,頸部以下癱瘓。因為人生勝利組的好勝心使然,不願意雇用一個覺得他可憐的看護。最後,擁有冒險精神的他,雇用了叛逆的黑人男主角。

兩個背景相差極大的人,因為這樣的安排,互相圓滿了彼此的人生。幽默的臺詞搭配「非狗血式」的催淚情節,很是觸動人心。

為了有別於其他的影評,我們來說說電影法國社會的階級象徵。

法國社會-貧窮的象徵

逆轉人生中,黑人男主角住的住宅類型:HLM

很多法國電影如果有談到貧富跟階級的差異,HLM的住宅區是非常典型的貧窮象徵。

什麼是HLM?

黑人男主角住在巴黎郊外的住宅區,是標準的HLM(Habitation à loyer modéré 廉價租房),他們的特色是位在大城市的郊區、住戶多、樓層高、常常多棟集中在一起。

HLM原本是為了減緩二戰後住房的缺乏,以及為了取代貧民窟的都市計畫而來的社會住宅。

這樣的社會住宅改善了原本貧民窟的居住條件,但卻依舊保留了窮人與窮人住在一起的特性:樓層多與住戶多,也讓 「貧窮」的集中性有增無減。

「集中貧窮」的延伸問題

在法國經濟不好的時候,住在HLM的居民常常是最先失業的人。

充滿失業人口的社區,很容易延伸出社會問題,如販毒、搶劫、鬥毆。HLM在法國也變成了「失業、治安差、黑人移民、阿拉伯人移民」的代名詞。

很多法國電影如果有談到貧富跟階級的差異,HLM的住宅區是非常典型的貧窮象徵。

法國社會-權力的象徵

在電影的言談之中,得知《逆轉人生 Intouchables》的男主與他過世的前妻在Science Po Paris(巴黎高等政治學院)認識的,這間學校在法國有一定的財富權力象徵,短短一句話,不僅僅交代了學歷,也能讓白人男主角的形象更加菁英。

法國是一個非常看學歷的國家,當有人報出Science Po Paris的學歷,法國人看人的眼神就會有差別。

因為這個學校出了許多有影響力的法國政治人物,法國二戰後的8位總統中,有6位有Science Po Paris的學歷。即使每個人的工作能力還是會有不同,但至少可以確定,從這間學校出來的人,大多認識一些在法國政界有權有勢的(潛力)人物。

如果同時擁有HEC和Science Po Paris的雙學歷,那就代表人生有張黃金的入場券。

《逆轉人生 Intouchables》電影中文預告片

關於作者

Emily
在2013年底通過DALF C1的檢定考,2017年取得全法語授課的法國釀酒師雙碩士學歷,之後留在法國全法文的環境工作,也在工作之餘兼職法文家教。會說中文、英文、法文、西班牙文和德文,喜歡專研各種學習語言的方法,常思考如何讓語言學習更加人性化、有效率。

雖然目前暫別法國釀酒職場,但是仍與台灣葡萄酒業界有不同的合作。定居法國阿爾卑斯山的威尼斯Annecy,專心打造「法語鸚鵡螺」法文學習平台。

你可能會想看
Subscribe
Notify of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