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0)

很多人在學習英文的時候,可能都錯怪的文法了。

文法是幫大家歸納規則的一個「工具」,死背文法是沒用的,需要搭配大量、大量、大量例句,為自己建構對這個語言的邏輯架構。

每個語言都會有自己的邏輯,這也是世界多元的迷人之處。

我受的語言教育幾乎都是「情境式教學」|英文

我從六歲開始在何嘉仁上幼幼班的英文,因為還是孩子,所以學校不會教什麼文法,全部都是靠玩遊戲學英文。之後完成幼幼班,到了國中生上的班級,我曾因為功課沒寫被留在辦公室裡,哭得驚天動地,然後就把英文課停了一陣子。

大致上,我在小學時期接觸了不少英文,也因為長期接觸英文的基礎,我國中也沒有去補習,英文沒有特別念,國中靠著對英文的語感,英文考試一直都拿高分。

這樣的狀況在高中開始走下坡,因為我從來沒有好好學過文法,我看了大量英文電影和影集,聽力和口說表達都沒問題,寫作和文法選擇題卻爛的可以。

一直到2013年,我為了完善自己申請法國碩士的資料,我同時準備法文C1檢定考和托福考試。法文C1考過了,托福考了91分(滿分120),我的英文寫作依舊是最低分。之後因為申請上全法文授課的釀酒碩士,我的英文也比同班的法文同學好很多,所以幾乎沒有再精進英文。對英文也一直沒有什麼動力繼續學習。

但是,我依舊很喜歡學習語言,只是覺得:英文夠了。

我受的語言教育幾乎都是「情境式教學」|法文

我上過很多法文的語言學校,台中的夏爾歐語、板橋的比恩語文、台北的師大法文、天肯法文、法國波爾多3間語言學校上過課,還請過法文家教。在多數的狀況下,都是以會話為主的教學。

老實說,很多時候我依舊對文法一知半解。

會話學過,單字量也還足夠,但是造句起來腦袋還是常常有些空白,在法國靠著自以為的語感說話。但是法國人對於法文的錯誤其實很敏感,我可以從旁人的反應意識到自己說的話總是有錯誤。直到2013年我買了不同的法文書籍,自己重頭把A1文法好好紮實學一遍,研究考古題,跟Florian模擬口試,我才考過法文C1檢定。

我也遇到很多人跟那時候的我一樣,學了超過五年的法文,基礎文法零零散散。對自己說的話沒自信,句子寫不太出來,對自己寫作沒自信。

德文讓我腦袋開竅

我其實在法國唸碩士的時候學了西班牙文,直到我上了台灣人開的德文線上課程「
俾斯麥德語
」,我終於把我語言的學習的開關打開了!(那時在法國干邑實習的我,只能用線上課程的方式學習新東西)

俾斯麥德語是以文法為主軸,搭配會話的教學方式。再加上德文是個不容易用情境式教學的語言,德文的變格分離動詞真的打開我的眼界,沒想到也有語言的思考邏輯可以這麼迂迴又……難……。

但是,這也讓我覺得德文很特別,反而讓我很喜歡學習德文。

雖然德文的思考方式很不同,但是我更明確知道,要是不知道這個語言的規則,很難學好這個語言,所以反而對德文有更清晰的架構。很多德文的教學方式,也很自然會傳遞更多文法的資訊。

文法是傳遞語言規則的「工具」

經由德文的學習,我強烈的認識到:文法是個把活著的語言歸納出規則的「工具」。

文法幹麻背?文法就像是數學公式,套公式帶入就能學會一個宇宙小小的運作模式,只是語言會有例外。我的數學能力一直都不錯,數學公式我很少去死背,數學公式都是靠練習大量的相關習題記起來的。

我發現,對於我來說,學習語言可以用一樣的方式學習。藉由大量文法主題的相關例句,不僅可以讓我對這個語言的架構更清新,語言使用起來也更有底氣,因為我明確知道規則。

語言從來就不是前人胡謅出來的,是經過歷史文化演變的累積變成現在我們使用的語言。語言的使用都是有邏輯在的,這些邏輯是很美的,因為他們乘載著很多歷史文化的軌跡。

很多學生會說:「好奇怪,為什麼法文是這樣?」「法文動詞變化好多喔!」

我也曾經有一樣的問題,在學過很多語言之後,開始懂得欣賞不同語言跟中文不一樣的地方。就是因為不一樣才好玩啊!就是因為不同語言有著不一樣的思考邏輯,才迷人啊!

「情境式教學」有用的前提

我覺得使用「情境式教學」能學好語言是有前提的,就是要大量、大量、大量的接觸語言,還要大量、大量、大量的被修正,也要大量、大量、大量的被引導。我們學習中文母語,正是這樣學起來的。美國人學英文母語,是這樣學起來的。法國人學法文母語,也是這樣學起來的。

試想,哪個成年人在學外語的時候,有時間,有環境可以被大量糾正引導,可以大量接觸語言?

我認識不少成人住在法國,身邊只有法國人,也在法國生活好一陣子,說出的法文句子還是有不少錯誤。其實是因為他們文法基礎不好,建構語言的骨架不穩固。有時候不知道自己說錯了,就算知道有說錯,也不確定錯在哪裡

成年人有時還不一定喜歡被糾正!

但是成人有個優點,腦袋比小孩更能理解邏輯!

如果要我重新選擇,已經成年的我會想辦法挑選不用情境式教學語言為主的地方學習語言,因為當我接受傾向於情境式教學的課程,常常會對這個語言的架構、邏輯會相對薄弱。外國人教英文,或是外國人教法文,都偏好使用情境式教學,常常少了很多文法的解釋(如果遇到很會解釋文法的外國老師,請珍惜,因為這不是常態)。

許多外國老師都無法解釋自己母語的邏輯,因為這個語言已經深入骨隨,變得不容易解釋文法邏輯(要了解更多自己母語的文法邏輯,要下功夫的)。外國老師常常會認為:你跟我小時候一樣大量接觸會話,也可以說出很溜的法語。這樣其實是沒有考慮到學習者時間+空間的不同。

語言文法邏輯是很美的,因為他們乘載著很多歷史文化的軌跡。語言的文法邏輯,隱藏著這個民族深層的觀念意識。

如果只是學開心學興趣的,就比較不用在意怎樣學會比較有效率,開心就好~

我認為成人學語言,老師對文法的融會貫通很重要

對於學習語言,可以分成兩種類型的人。

一種人偏好看大量例句(不喜歡看規則),一種人喜歡知道規則。

那為何不結合兩者,以文法為出發點,使用大量例句,重複強調驗證文法幫我們整理的規則邏輯。

用文法搭建房子的骨架,用大量例句文章填充房子。沒有文法的骨架,大量例句文章只會散落一地,要自己產出使用的時候,不知道從何下手。

有了文法搭建的骨架,任何新的例句都會很容易被收納理解。

這需要老師對於文法的體會夠深,這也是我當法文老師對自己的期許。

關於作者

Emily

「法語鸚鵡螺」創辦人,從 2011 年到法國求學工作,到現在投身法文教學,覺得學法文除了要有嚴謹的架構,也要有多元文化的刺激,所以在法文線上課程之外,也蒐集了很多有趣學法文的資訊:歌曲、電影、旅遊、文學……等等等。

希望大家在學習法文的偉大航道上,玩得開心❤️。

雖然目前暫別法國釀酒職場,但是仍與台灣葡萄酒業界有不同的合作。定居法國阿爾卑斯山的威尼斯 Annecy,專心打造「法語鸚鵡螺」法文學習平台。

你可能會想看

訂閱留言
訂閱留言
guest
0 Comments
文內留言
看所有留言